食用前注意.

*某澈文筆渣,多見諒。

*家庭教師同人文

*1827永遠不變(?

*梗為同學會

*以上沒問題,以下繼續

 

- - - - - - - - - - - 

第二章 少年們,糾葛 之一 (2-1)

 

 

澤田綱吉停在一扇門前,沒錯,他終於回來了!!

久違地回到日本了!!

因為彭哥列的總部在義大利,導致他這幾年來幾乎都在義大利,好險現代的智慧型手機能夠視訊,否則他一定會被媽媽罵怎麼不回家。

 

當然,即便是視訊,他還是依然被母親抱怨怎麼沒回家就是了。

 

已經長大成為十二歲小孩的里包恩看著在門口猶豫不決的澤田綱吉,他勾起詭異的笑容,接著抬起雖然短小但非常有力的腿,用力的往綱吉的屁股踹下去。

「都已經成為BOSS了,你還在猶豫甚麼!」踹完的同時,因為反作用力往後跳了一圈。「綱,你還有待訓練呢!」說完,便自顧自地走進家中。

在門口優柔寡斷的澤田綱吉大腦中還認真的思考看到媽媽之後要說甚麼,卻甚麼都沒想就被踹進家門,正好從二樓走下來的澤田奈奈看到自己的兒子不像樣的跌在玄關,她先是詫異地看著兒子,然後勾起一抹跟綱吉有八分像的笑容。

「阿啦~歡迎回來,綱。」沒有落淚、沒有責備,也沒有感人的擁抱畫面,澤田奈奈像是八年前那樣,迎接兒子從學校回來般,笑著看向綱吉、藍波還有裡包恩。

「哎呀、這位是?」眼神一一掃過門口的成員,包含庫洛姆。

「啊、這位是我上班地方的同事,因為這次從公司出公差回日本,正好同事想借住這裡。她叫作庫洛姆,庫洛姆,這是我的媽媽。」綱吉向媽媽介紹著庫洛姆,照母親的個性,是不會去介意自己帶了甚麼人回來的。

「這幾日麻煩您的照顧了,我叫庫洛姆‧髑髏。」庫洛姆靦腆的個性使她的臉頰帶上些許粉紅。

「庫洛姆,就當作自己的家吧!」奈奈笑得非常開心,她開始想著今晚的晚餐究竟要煮甚麼比較好。於是她開心地哼著小調,轉身準備進廚房。

「媽媽!」看著母親的背影,澤田綱吉下意識地喊出聲音。

「嗯?」奈奈回頭看向好久不見的兒子,沒有過多的詢問或抱怨,她從來都是相信自己的兒子的,只要不做壞事、不傷害自己,她都不會對綱吉有所為難。

「我回來了。」綱吉看向自家媽媽單純的雙眼,他有些難過。

「恩、歡迎回來。」雙眼的魚尾紋好像擋不住奈奈的美貌,燦爛的笑容不自覺得讓人聯想到初中時的澤田綱吉。

 

果然是母子呢。

一旁的庫洛姆心想。

 

「對了,綱、裡包恩、藍波還有庫洛姆醬,晚餐想吃甚麼呢?」早已走進廚房的媽媽又探出頭來。

想吃漢堡肉!!!」在彭哥列總部有著成熟氣質的藍波,到了家後徹底變回當初的牛小孩。

「恩……漢堡肉,不錯呢!那就這麼做吧!」似乎想出不錯的食譜,奈奈準備回到廚房繼續打拚晚餐。

「啊媽媽,晚上恐怕沒辦法在家陪你吃飯。」綱吉心中無奈地嘆了口氣,明明母親因為自己回家非常開心,自己卻不得不為了家族紛爭以及同學會出席晚會,要是可以,他非常希望可以留在家中陪伴長年沒見面的母親,然而要是工作的事耽誤了,恐怕會犧牲許多人的生命。

「欸……怎麼這麼呢?那藍波跟里包恩也去嗎?」綱吉宣稱自己是在義大利的科技公司上班,而里包恩跟藍波則是他一起帶去義大利讀書,畢竟藍波本來的家族就是義大利出身,是該好好回去學習義大利文。至於裡包恩則是向媽媽說自己想要去海外的世界開拓自己的視野,於是媽媽都同意了。

這下綱吉可沒辦法說要帶裡包恩跟藍波一起去辦公了,畢竟自己可是「出差」。

「藍波不用去,不過里包恩說是希望可以跟我一起去出差的現場,誰叫里包恩希望未來走科技產業,帶他去見識一下也不是不行嘛。」沒有想多久,澤田綱吉很順口的就撒了謊。

「這樣啊、那藍波,我們晚餐吃漢堡肉吧!正好今天碧洋琪、風太還有一平都在呢!」碧洋琪跟風太是隸屬於彭哥列門外顧問,基本上除了出差到義大利或別的據點,不然都是待在並盛陪澤田奈奈,另一方面也能在第一時間做出保護行動。

至於一平,因為讀書和打工的關係,也都是住在澤田家。要不是他們三人都願意陪在奈奈身邊,綱吉真的很為母親擔心,不論是自己去義大利後,沒人陪伴的母親獨自一人,又或是自己的身分給母親帶來的危險。

 

過幾天再好好的向碧洋琪他們道謝吧!

綱吉默默地記下。

 

- - - - - - - 

 

綱吉幾乎沒時間跟風太和碧洋琪他們敘舊,便準備離開前去同學會晚會。

他坐上獄寺開來的印有彭哥列標誌的轎車,獄寺開車、山本坐副駕駛座,而里包恩則跟他坐在後座。

「綱,雲雀沒有跟來嗎?」山本武回頭望向發呆的澤田綱吉,只見綱吉沒有回應他,而且貌似有點魂離。

「清醒!」裡包恩將列恩變成自己的愛槍,將槍口指向綱吉。

「啊啊、裡包恩冷靜啊啊啊!」終於回魂的綱吉看著幽黑的槍口,趕緊用手將槍口稍微推移自己的腦門。

「抱歉、武,剛剛說了甚麼?」綱吉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看向山本。

「哈哈哈、你的精神真的太差了。我說,雲雀這次沒跟來嗎?」沒人察覺到山本武的眼神飄出擔心和難受,他不希望綱吉太累,這位過往被人們稱為廢材的同僚,竟變得如此有出息,甚至令他心疼的程度。

「不,恭彌的話,大概已經在並盛了。」雖然不知道跑去哪睡覺就是了。綱吉帶著尷尬的笑容,回想起高中的雲雀恭彌,那時的學長最討厭的事情除了群聚、六道骸外,還有被別人打擾睡覺。

 

雖然他現在討厭的依然是這三件事情就是了。

 

「先不說那個,根據情報,佩羅尼思家族關注這次的同學會,在還不瞭解他們地下產的毒品效果究竟是甚麼前,不得有太大的動作。他們的目標大概是在這次的同學會上引爆數十包毒粉,藉此利用生物毒來取得他們想要的結果。」綱吉看著文本情報得出結論,最重要的是,不論是瓦利亞、並盛地下委員會或者是彭哥列,都還沒查出他們的生物科技毒到底會對人的身體造成甚麼影響。

「瞭解。」對於澤田綱吉下達的命令,山本武和獄寺隼人表示沒有問題。

 

他們今天要做的,就是一名普通人。

不論遇到甚麼事情,都不必有太大的動作。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是不是將車停在別的位置,用走的方式前往會場呢,十代目?」畢竟主持人和幾位國中同學好像會在飯店的大門口迎接。

「恩……確實。就那麼辦吧,隼人真用心。」綱吉已經懂得如何馴服獄寺隼人。

只見獄寺邊滿口喊著「這是身為左右手的我該做的,十代目!!」,邊甩著貌似有些具現化的尾巴。

「哈哈、獄寺,你這樣好像狗喔!」山本依舊在旁打哈哈。

「你說甚麼!你這個棒球笨蛋!」而獄寺依然回嘴罵他。

「好了啦、別吵了。」綱吉眼神死的安撫兩個人,接著自己露出詫異的表情。

 

有多久,沒有像這樣子相處了?

自從正式成為首領後,自己依然把他們都當成朋友、夥伴,但是又在不知不覺中,為了不讓守護者的家人受到傷害,自己便漸漸地在拉遠彼此的距離。

就只有恭彌以及六道骸他們,自己好像比較可以坦然相處。

不過……

「十代目,作為你的守護者,我們都已經抱著必死的決心了!」儘管無法看清獄寺的臉,但綱吉知道他現在一定是一副死忠粉絲的表情。

「我的家人我會自己保護的,綱。」山本知道綱吉內心的芥蒂是那場十年後戰爭,自己父親的死亡。所以他才會努力研習劍術,和史庫瓦羅學習更多技術,就是為了不要再次犯下同樣的錯。

「啊啊、抱歉……我真的是……」太傻了。

 

並盛三人組有種回歸的感覺呢!

 

 

- - - - - - - - - - - TBC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零澈_蘇澈 的頭像
零澈_蘇澈

隨心所欲 ‧ 歸於零的澄澈

零澈_蘇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