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前注意.

*某澈文筆渣,請大神們見諒。

*人稱視角注意。

*抱歉一直脫一直脫QwQQQQ.

*然後呢、手指快要喻文州了(死#

*我超不希望他爛尾得 嗚嗚嗚QwQQQQ.

*之後假如把記憶收回可能會更改一些小段子,其實完結甚麼的,腦海早就架構好了,只是一直忘了劇情。

*全劇終甚麼的好不真實QwQ.

*後記複雜,可踏。

*以上沒問題,以下咒文摁OwQ.(?!!

 

----------------------

37.人也是可以成長很快的 (全劇終)

 

人的一生,能夠活多久?

而那又是由多少個年月所組成的?

五十年?、一百年?有些人甚至無法嚐到生命的酸甜苦辣,便沒法控制或者輕易的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那麼人的一生,就我們所知的光陰,何時是在學習的?

無時無刻、活到老,學到老。

人類為什麼在各種架空和傳說中被描寫的如此卑賤卻又是那樣的偉大?

答案或許就在你我的內心中吧?

 

*

 

「好啦、各位。讓我們舉杯慶祝吧!呀~呼!」隨著響亮的敲杯聲,衛禹帶著所有人一起歡呼著。

目前空前盛況,至少、褚冥漾和冰炎在回到教室的剎那,便是如此景像。

只見不久前還在為自己可能死亡而瘋狂崩潰的同學們,此刻卻是歡樂的享用著披薩、雞腿和飲料。

 

不不不、為什麼教室裡面會出現這種東西?

是說,原來教室裡面可以帶食物嗎?!為什麼我都不知道?!!

褚冥漾老樣子的表面冷靜,而內心波濤洶湧。當然,一旁的冰炎不忘好好得讓親愛的學弟從腦內世界回來。

 

「那個,發生甚麼事了?」褚冥漾嘴角僵硬得笑著,他走到正在對談的衛禹、零澈雨和廖宇婕身邊,看向神態自然的零澈雨。

看來不是全班因為黑氣事件而瘋癲了?那為什麼所有人都在狂歡?

「唷!冥漾,和你學長談得怎麼樣啊?」極為調戲的語氣,衛禹的眼神滿滿的看好戲,而一旁的廖宇婕也是如此,只有零澈雨的臉上掛著平淡的笑容,心情看似極好得喝著果汁。

「甚麼談……啊……」說到最後,褚冥漾的聲音已經幾乎小到連蚊子都比他大聲。

而冰炎心情大好的望著頭越來越低的學弟,心花怒放的神情讓衛禹在一旁看的嘖嘖稱奇。廖宇婕也是滿滿頗有趣的望向可能在地上開洞鑽進去的褚冥漾。

沒想到現在真的也會有男生比女生可愛呢。摁、看來以後她要努力一點了!

廖宇婕想。

 

「喔喔!我們的主角大人回來了啊!」一旁鬧哄的人總算發現了褚冥漾和冰炎,而何政在別人大喊的剎那,原先說笑的樣子整個人僵住了。沒人知道是因為剛才的告白僵住的,還是因為冰炎剛才的宣示而嚇到的。

無論如何,所有人都是帶著看好戲的心態看著這三人的狀況的。

特別是衛禹和零澈雨。

 

所以才說衛禹和永恆很合拍,看看那心髒的笑容,根本就是腹黑的典範。

廖宇婕繼續內心獨白。

 

「唷!何政,剛才不是很有氣勢的向褚冥漾告白了嗎?怎麼現在一副想死的表情啊?」何政身邊圍著幾名同學,無一不是再調侃何政,就是在同情他。

而冰炎的注意力恰好瞄到了這一頭,原先因為褚冥漾的反應而眉開眼笑的他一瞬間就成了地獄大魔王,那等級連鬼王都不可小覷。

「哇~何政死定了。」衛禹就乾脆整個人看好戲的心態,看著冰炎望向那位同學然後緩緩得走過去,現場沒有半個人敢說話或有其他多餘的動作。

除了零澈雨依舊再喝果汁,就連褚冥漾都只是慌張得想上前抓住學長卻沒有成功。

沒辦法、誰叫咱們黑袍大人的霸氣已經可以實體到整間教室都能夠看到了。

 

何政就這麼看著冰炎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快步奔來就算了,漫步甚麼看起來更令人可怕!!只見冰炎酒紅的殺人眼死死的盯著何政,他緩慢得抬起了手……

「欸?!何政呢?!」

「憑空不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連串的動作太過迅速,冰炎只是抬起手,在別人無法馬上反應過來的速度下,在何政的腳底下開啟了傳送陣,至於目的地在哪,只有混血王子才知道。

「你傳到哪?」零澈雨停下喝果汁的動作,以眾人都聽得清的音量問著話。

「迷森。」帥氣的回答了兩個字,褚冥漾此刻不能再更無奈了。而零澈雨好像很滿意這個答案似的,開心的搖起頭喝果汁。

「冥漾,那是哪裡呀?」當然、這麼有趣的事,腹黑的衛禹才不會一臉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結束掉話題,於是他發問。

「恩……迷森其實就是很常見到的森林吧。」褚冥樣頓了頓才緩緩開口。

「經常能夠在小說或二次元裡看到甚麼迷霧之森、迷之森林、謎森林等等都是類似的意思吧!字面上的說法,通常就是有迷和森兩個字,就能知道那是個甚麼樣的地方,甚至可能有甚麼樣的魔物在裡頭。」褚冥漾認真得說著。

「而學長說的迷森,大概是魔物等級最高的迷森『璀桀』,從精靈語翻譯的意思就是……」

「無止境的噩夢吧。」說到這,周遭的人也都跟著安靜下來了。

 

哇槽!才剛剛大難不死,怎麼何政會好死不死碰上冰炎這麼一個最強Boss呀?果然是因為以前太常欺負褚冥漾而因果循環了、肯定是!

不約而同得出這結論的人在內心給自己點了個讚,不外乎那些曾跟著何政一起欺負褚冥漾的人,便從此刻起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開始服侍起了呆萌的先天妖師。

至於褚冥漾見著那些同學一個個都奉上了自己的茶點也只能好好的收下那些小蛋糕或餅乾。

沒差,反正他正想吃些小點心呢!

當然褚冥漾也不會就這樣放何政在那種鬼地方自生自滅,於是他走到學長身邊,用著懇求的眼神望著他家學長。看著這樣可愛的褚冥漾,冰炎只是迅速的偷香了個吻,便讓何政回到教室。

「泥媒啊……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啊!」只見何政用雙臂捂著頭,整個人縮成了一顆球。一時間還不知道自己早就被傳回了教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班上同學向來都是損人的那種,何政最後是在眾人的笑聲中清醒的。

 

他發誓、就算再怎麼喜歡褚冥漾,也決不會在冰炎的面前亂說話了!

讓我們為智商下線的何政上香,要是他現在想的事情被冰炎知道了,恐怕下次就直接逛獄界一圈了。

一群人鬧著也沒有注意到時間,就這麼瘋到了傍晚。

而教室好像跟著配合氣氛一般的,居然少了屋頂。

「欸?!我怎麼不知道教室是可以開天窗的?!」褚冥漾驚呼。要是哪天學院下雨的話,而教室不爽他們,會不會直接開天窗讓他們所有人成了落湯雞啊?他想。

隨後又想到,班上有萊恩、千冬歲、喵喵、班長甚至是那隻五色雞便為教室默哀了幾秒。

這年頭,當教室都頗辛苦呢!體內被那麼多人鬧著卻無法反抗呀……真可憐。

「要是你繼續腦殘的話就輪到你可憐!!」

「學長!我錯了!對不起啊啊啊啊啊!!」發現身後有隻紅眼殺人兔準備大抬長腳踹像自己,褚冥漾趕緊謝罪。

 

零澈雨看著依舊的日常,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

跟最初嘲諷的笑容不同,是一種發自內心、純粹的笑容。

她旋身,抬起腳準備踏出教室。

 

「要走了?」原先還在不遠處歡鬧的衛禹好像可以瞬移似的到了零澈雨的身後。

「是阿、畢竟,我出來太久了。」零澈雨頭稍微後仰,嘴角的笑意無法讓人忽視。

「這樣啊,那下次見面是甚麼時候呢?」衛禹睜大眼問著。

「恩……不好說呢,搞不好明天,或者、」零澈雨頓了頓,「不久後的未來吧!」語畢,人已經從衛禹的視線中消失了。

「喔?衛禹你對澈姊有興趣?」褚冥漾從剛才發現友人突然跑走就好奇得跟了過來,沒想到被他發現了甚麼八卦呀!

「恩、對。我覺得她很有趣。」以為衛禹會打哈哈的說笑,沒想到對方面露認真得回答。「你說過零澈雨的種族是墮落天使對吧?墮落天使在世界上待久了,會有影響嗎?」

衛禹的問題非常深入,只見褚冥漾皺了皺眉才緩慢的開口。

「實際上不會有,但是澈姊過往的記憶讓她不好一直待在這裡。太多細節我也不好說明耶,不過你想見他的話,打電話給他就好了喔!需要我給你他的電話號碼嗎?」最後一句話伴隨著揶揄的口氣。褚冥漾此時覺得自己超級攻。

「不用了、小受!」衛禹笑著,勾上褚冥漾的脖子便走向人群。

「好了各位!上午的同學會沒能好好的舉辦完,現在冥漾也在,而我們也在……」衛禹笑意滿滿,推了褚冥漾,冰炎見著也甚麼都沒說便將差點站不穩的學弟撈進懷裡。

「讓我們在星空下,祝有情人終身眷屬吧!」

上頭的星點看似呼應著他所說的話,耀眼而樸素得閃爍著。

時間雖然短,但心境上的改變,所有人心底都清楚。

 

四周的大氣精靈歌頌著這麼一段簡單的故事。

 

從前從前,妖師少年在「大家的世界」裡,無人理會、無人顧及。

直到妖師少年掉進了另一個世界,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

他在新的世界過得很快樂、很幸福。

雖然有過痛苦甚至不得不逃避的時候,但他只能讓自己不斷的學習,強大到能夠守護自己想保護的人

最後終於在血淚下努力的編織出動人的詩詞。

歸於創世時,妖師們的詩詞。

 

突然有一天,「大家的世界」中的人們掉到少年的世界。

大家發現少年過的好自信、好快樂。

幸福得不像是當初那樣衰氣的男孩,眾人逼問著他,是不是拿到了幸福的魔法。

而少年卻只是帶著溫潤如水、縹緲如露的笑容回應了他們。

「我是褚冥漾,你們腦海中很衰的衰人。而我、」少年笑著,言靈之力帶著自信,一字一句得說出少年注入了情感的話語。

「現在過得很快樂。」

 

-------Fin.

我終於打上Finish了!!

心情好複雜QwQ. 下面後記可踏

 

 

後記-There is something that I want to tell someone who has read this novel since one years ago. (破英文

 

01.關於出書的事

泥媒的怎麼出書阿QwQ. 

我這樣咆哮好像超對不起蟲爸的QwQ.好吧既然都下定決定了 我就不反悔了!

請期待CWT40摁QwQ (究竟

 

02.關於主題

不要問我為什麼要叫人成長得很快!!!

其實整篇故事主軸只是想告訴那些曾經瞧不起褚冥漾的人

「你們以為我只會待在原地,然後一直任你們欺負我?哼、別傻了!」

可是假如一開始漾漾就說這種話的話,故事完全以另一種方式走調了QwQ

於是只能不明指出成長的部分,這種事、你我知道就好,噓--(遭踹

 

03.關於主線內藏著的妲奈故事

其實我覺得那邊應該會被我修過,那邊超亂的啊啊啊啊阿

然後某澈還被章魚同學表示 : 明明就是寫小說同人的,怎麼邏輯不好還語無倫次阿?

不好意思我就是邏輯不好啊QwQQQQQ.

 

04.關於零澈雨這個角色

我真踏馬(?)沒想到這傢伙戲份超多啊

他只是個打醬油的姐姐,卻不小心變成了說書人了唉呀(死

番外可能稍微提到他,不然衛禹就不會一直煩人了(?)

 

05.希望得到你們的想法

其實我還是怕他爛尾QwQ 有甚麼比較好的故事概念,求解啊啊啊阿

 

06.真正的後記(艮

寫人成長好像是從國中開始的?而且還是國三吧

不知道從何時起不小心被拉進了小說世界,其實原本比較瘋動漫。

然後一個因緣交錯下,就像同學們掉進了守世界一樣

我也不小心碰了鍵盤,敲出了一段話語。

歸是我人生中第一部親手完結的小說,雖然是中篇。其中還是非常感謝一直陪我鬧的安比、梓因。

人成長就此結束了,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當一開始寫作時,漸漸的看著閱讀量提升,老實說,真的哭了一下。

雖然他很不起眼QwQ. 但是對我來說,他卻是一個象徵。

「好了孩子、玩夠了吧? 既然已經放下手了,那就往前走吧!」的象徵。

高中課業真的快砸死我了,我想著這篇完了我就停更兩年。

我想大學我會繼續敲下去吧、摁!

可惡說太多也多太遠了,好想哭喔QwQ

總之、謝謝你們的支持!

 

人也是可以成長很快的喔,全劇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零澈_蘇澈 的頭像
零澈_蘇澈

隨心所欲 ‧ 歸於零的澄澈

零澈_蘇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