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前注意.

*某澈文筆渣,請見諒。

*第一人稱,人稱轉換有,請注意。

*自創角有。

*流水帳((遭踹

*以上就算有問題,還是請看以下正文。

 

----------------

26.爆走與前往

「就算你跪下來求我撤掉我也不會撤!」看到怛克將軍的表情整個就是崩走的樣子好嚇人呀...

「那我要跟我姊說喔..」好呀...不撤我就要跟她說!!讓她把你這樣那樣!!!

「能否請怛克將軍放下武器?」澈姊開口問道,雖然平時很少講話,但是擅長社交的澈姊還是會在一定的時間點開口。

「何必對他那麼有禮貌。」學長很不屑的看向將軍,那眼神根本就是看垃圾。真是可怕。

「我可不想鬧出啥事,小漾你的手機響了。」從備戰姿勢站回原本姿態後的澈姊突然跟我說我手機響了。有嗎?沒有慘叫聲、沒有哭聲、沒有詭異的音樂..所以是...

故意使用靜音!!可惡的鬼娃!!

「喂?請問...」剛剛一時怨恨而沒有注意道是誰打來的,不過從那頭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很雜亂呢。

哈囉!可愛的漾漾!!我是輔長啦!!你的同學一直吵著要找你!!撲啊...喂!冥漾嗎?你沒事吧?!剛剛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好像都昏倒了,你呢??哇...從電話的另一頭一直傳來奇怪的狀聲詞,到底事發生甚麼事了啦?

「你們可以慢慢說嗎?這樣撲的哇的呀的我真的聽不懂耶...」

你們都閃邊啦!!漾漾!!我跟你說!!除了你同學找你!!我要說的是,你同學身上的黑氣爆走了!!醫療班正在努力的控制著,你叫冰炎美人和永恆美人想辦法呀!!!天呀?!到底是甚麼事情能讓輔長居然這樣的吶喊...

「那個...澈姊、學長,輔長說,黑氣...爆走了耶...」我掛掉電話後有些無言的看向兩位黑袍,這下該怎麼處理,那黑氣連醫療班都沒則。

「因為黑氣來源者爆走啦。」澈姊習慣性的雙手交叉在胸前,用著很自以..很高傲的姿態望著怛克將軍。

「處理掉這傢伙黑氣就會消失了。」學長也是一臉鄙視人的王者態度看著同個人。

 

說真的,有時候會懷疑不只是我姊,其實學長你跟澈姊也是有血緣關係的吧?

「閉腦!!!」看來是從一開始就忍無可忍的學長總算是巴下來了。

「很痛耶!!小..力..點..啦...」這樣打下去,現在已經腦殘了,之後會變成智障吧...說到後面我根本就不敢再開口,因為學長用著很殺的表情看著我。

「叫你閉腦!!」再度是熟悉的一揮,只是不同於前面的那個,學長似乎將甚麼能力集中在手上,然後我的腦袋就不痛了。

「诶?不痛了耶?」我摸了摸後腦勺,發現學長的手背上有著紅紅的印,看起來還在發熱。

「刀子嘴豆腐心。」澈姊很沒頭沒腦的又蹦出一句話。

千冬歲看我表情又是迷糊迷糊的關係變開口解釋。

「你的傷轉移到學長手上了。」千冬歲的表情也頗是微妙。怎麼說,有種看好戲的感覺。

學長...怕我傷道也不是這樣吧?你就不能拿藥或用治癒術嗎?啊..我差點忘了你都用轉移術...

看到學長手背上的紅腫我才發現我是個多麼會忍的人呀...

我從小腰包裡面拿出了一罐藥膏,抹了一點在學長手上,然後均勻地幫他擦藥。

「這甚麼?」學長瞪著翠綠色的藥膏,可能是從醫療班沒有看過所以很好奇吧。

「這是然給我的,他說出任務受傷,不管是甚麼傷都有效。好了!」我看向已經消腫的傷口內心滿是成就感。

「謝謝你...」學長居然開口道謝了!!!

-----視角轉換 第一人稱、零澈雨

「因為黑氣來源者爆走啦。」我無言的望向那個站在正前方的男人,就算他的周圍沒有任何黑氣好了,眼神流露出的怨恨可是蠻不了我的血統。

「處理掉這傢伙黑氣就會消失了。」冰炎也知道怎麼處理掉那些黑氣,不過我想他也很清楚,要是來源者死了黑氣卻沒退掉的話,狀況會比現在還嚴重...

 

「閉腦!!!」就在我正在思考著該怎麼處理這件事情之際,可能是小漾又再腦殘甚麼,冰炎突然怒罵他然後依舊老樣子的揮掌過去。

從一旁觀看就覺得兩人的相處模式真的很有趣,像我就是絕對不可能跟某個傻瓜一樣這樣相處。有時候是真的很欽佩冰炎那種脾氣居然可以跟他交往...

「很痛耶!!小..力..點..啦...」小漾的語氣說到後面氣勢整個就是弱掉了,我想他又是在腦殘甚麼所以才會被冰炎瞪得那麼慘。

「叫你閉腦!!」眼看冰炎又要揮一掌下去,我也不想多管甚麼,反正他有打算治療小樣我都沒話說。嗯?你問我我怎麼知道? 那是因為冰炎轉移術集中的速度很快造成了大氣中的波動變的明顯。我想雪野和史凱爾也有發現才對。

「诶?不痛了耶?」小漾表情呆滯的一直摸著自己的後腦,然後又看向冰炎的手背,整個就是天然呆的代表。

「刀子嘴豆腐心。」我用揶揄的眼神看向冰炎,照他這樣時而刀子嘴豆腐心時而坦誠,小漾遲早會被他給弄的霧煞煞的。

「你的傷轉移到學長手上了。」雪野嘆著氣走到小漾身邊告訴他冰炎的傷口怎麼來的,小漾才一臉領悟,有時候真的會被他的慢半拍給打敗呢...

接著小漾就掏出一罐藥膏,用著小妻子的姿態為冰炎上藥。

在一旁看的我已經很害羞了,雖然沒有表情。

但是那兩個當事人就不能節制一下嗎?雖然我很愛看。

可是這是正篇,要是在這樣閃下去之後都不用演了。雖然我很想。

最重要的是...是時候該讓同學們知道了吧?整件事情。

 

----視角轉換 第一人稱、褚冥漾

「現在該怎麼辦?」千冬歲開口的同時看向兩位黑袍大人。

「無論如何,把人帶去就對了。」澈姊也對著千冬歲和萊恩下指示。

「要活的?」束髮的萊恩也舉起了他的武器。

「當然。」學長也難得的開了金口,是有多想搶戲份呀?

「...」是,我閉腦。

「怛克‧伏列德、璽羅伊斯‧雷辛,請兩人一同我們到現場,不由得你們抱怨或反對。」澈姊話才一說完,千冬歲和萊恩就同時衝了上去。

「以吾血為繩、吾精神為絲,纏繞於世界的指令,縛!」澈姊拿著一把小刀從手上割出一片血紅,血像是被操控般的成了一條細繩,細繩在空中移動的速度不快,照那速度是足以讓將軍他們逃脫的時間,只是千冬歲和萊恩兩人正在制止著。

漆黑之刃、七鬼之靈,吾為汝等之主,汝等聽令於吾,與吾簽訂契約之物,展現汝隱藏在黑夜後的寂之面容。七鬼神之幻鬼,重現藍夜。」澈姊好像很怕對方跑走,甚至把她的幻武兵器都叫了出來。澈姊的幻武是七位鬼神,目的聽說是用來封印她自己的,因為有七個所以現在叫出來的好像是幻鬼。

「綁住他。」澈姊一聲令下,原先還只是個灰色光點的幻鬼瞬間到了兩人面前,變成了鎖鏈將兩人纏住。

「走吧,前往整件事情的開端。」她給了千冬歲和萊恩兩人眼神示意後,後者居然直接把將軍拖在地上走!!!!

千冬歲你何時變成了這樣不乖的孩子?!!!

 

「愛上夏碎哥後就是了。」

「欸?」

---------------------TBC:2417

嘖嘖嘖、拍謝,某澈一直忘記來這邊。

所以忘記跟大家說紅包拿來(?!)。

等等就上歸。

因為鮮已經PO了這邊還沒。

新的一年請各位繼續支持成長喔XD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零澈_蘇澈 的頭像
零澈_蘇澈

隨心所欲 ‧ 歸於零的澄澈

零澈_蘇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