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心小提醒.
因大學關係,不定期更新<3

食用前注意.

*某澈文筆渣,過幾年都一樣,渣。

*以前的邏輯簡直有病(?

*妖怪公館的新房客同人

*cp為奎瀾、無其他人出沒

*被第十二集萌到差點流鼻血

*暑假真棒,可以寫文

*但是不動全職、特傳呵呵

*時間縣為:第十二集看完後,大戰還未全面展開前

*以上沒問題,以下腐女的正文

 

- - - - - - - - - - - - 

日常-痴狂

 

「奎~薩~爾!」自從上次奎薩爾將羽翼展現在封平瀾面前,他就經常跑來找奎薩爾,而且還一副雙瞳閃閃的樣子。

「……」露出些微煩躁的眼神,奎薩爾裝作沒聽見封平瀾的呼喊,繼續手邊的工作。

 

當時,封靖嵐從他眼前將封平瀾奪走時,他的心臟漏了一拍,憤怒無法抑制,但更多的是緊張以及擔憂。

 

他被帶去哪了?就憑封平瀾那身手,根本打不贏封靖嵐,他會不會有事?

拜託……不要受傷…

儘管當時表面再怎麼冷靜沉穩,內心依然心亂如麻,擔憂以及煩躁就像是菟絲子不停地生長攀爬。

 

直到找到封平瀾的那刻,確定他沒事的那刻,他整個人內心像是洩了皮球般,從緊繃和煩躁中解脫,他很清楚記得當時的自己眼淚差點落下。

 

「你沒事?」不安的眼神直視著封平瀾還有些渾沌的雙眸。

「嗯……」終於在不久後得到了封平瀾的回覆。

「……你沒事。」太好了……他內心如此道,可是口中卻不曾說出口。

 

其實,奎薩爾老早就發現自己這份錯綜雜亂的感情,只是他不肯直視面對。

身為契妖,一邊是服侍多年、將自己從黑暗中拉出來,給了他身分的雪勘皇子。

另一個,是相處不到三年、卻給自己漫長人生增添了陽光,給了他快樂的封平瀾。

兩個契約者,兩個不同的感覺。

他將雪勘皇子視作神,那……他把封平瀾當作甚麼?

朋友、夥伴……還是恩人?

 

不、不對。

這份感覺已經變質了。

 

他緊抓著封平瀾的手,將其擺在心口前,停頓了許久,接著他低下頭,額頭靠上捧著的手。

他是多麼想將封平瀾抱進懷裡,讓他和自己融合為一,就不用擔心封平瀾又被封靖嵐給抓走、也不用擔心哪個低階妖魔會傷了封平瀾。

但是他不敢,他害怕要是這一刻將封平瀾抱緊,那下一刻,眼前的平瀾就會像是影視中那些狗血劇情一樣,化為塵埃,隨風消逝。

 

啊……我知道了。

原來我把他視為……

自那刻起,奎薩爾看開了。

 

 

「奎薩爾,你要不要吃櫻桃?」為了多看看奎薩爾的翅膀,平瀾想了很多法子接近奎薩爾,像是吃櫻桃、吸血,或者練劍。

 

見奎薩爾面無表情地看著那盤櫻桃,想來奎薩爾應該是覺得他煩,所以不想吃櫻桃吧?

那還是乖乖地回房間好了,櫻桃一樣留給奎薩爾,等等他就會吃了。

「啊……抱歉我又太吵了,我先回房好了,不要打擾你,不過要記得想我喔~」依然是那樣呆蠢的笑容,好像毫無心思,根本不在意別人的冷嘲熱諷,卻依然懂得察言觀色般。他將那盤櫻桃放在櫃子上,然後轉身準備走出去。

奎薩爾見他要離開,內心瞬間慌亂了一下,用影遁瞬移到了封平瀾面前,還未反應過來的平瀾直接撞上結實的胸膛,又因為眼前突然出現的人影,在撞了一下後,嚇得往後退了幾步。

奎薩爾以為他差點要跌倒,便伸出手,扶助他的肩膀,將他往懷裡帶。

「哇嗚……」只來得及呼喊出前面的驚訝,後面的話全被悶進了奎薩爾的胸膛。

「要去哪?」緩慢的語速,讓人聽了有種被刑罰責問的感覺,對、就好像是自己要在外偷客兄時,被老公抓到的感覺。封平瀾腦殘想著,

原先封平瀾想說自己都站穩身子了,但還是從奎薩爾的懷中退出好了,於是打算後退一步再開口,然而對方本來擺在肩膀上的手,居然不知何時已經滑到他的腰際,並且緊緊的扣著他。

 

啊、難不成奎薩爾已經被我煩到發瘋的狀態了???

「沒有啦,就想說不要打擾你比較好,應該回房或者到客廳看電視吧?」儘管大腦活動不停,也不忘要回答奎薩爾的問題。

聽到了封平瀾的回答,奎薩爾輕挑眉,卻沒說甚麼,也沒做甚麼。

發現上頭的人依然沒有其餘動作,封平瀾也不敢亂動,老實說,被奎薩爾這麼抱著挺爽的呵呵呵呵呵。

「沒有打擾到我。」奎薩爾實在不知道要說甚麼好,究竟是開口留住他,還是像以往一樣放他回去?

然而,他又不想就這樣讓封平瀾離開自己的視線,上次發生那樣的事已經足夠了,他不希望這人再次受到傷害。

「平瀾。」他開口呼喊在懷中發呆的人。

「欸?天啊!奎薩爾居然喊我平瀾!天啊嗚嗚嗚嗚死而無憾了!」然而這聲呼喊居然引起了封平瀾發花痴的爆走。

「安靜……」雖然看開了自己的感情,但是奎薩爾依然覺得這傢伙吵鬧的程度真的讓人頭痛。

算了、要是這傢伙太安靜的話,他怕他自己會不安的無法冷靜下來。

「以後,多待在我身邊。」奎薩爾雙瞳認真地直視著封平瀾,沒有一絲害臊或者尷尬。

抬起頭和奎薩爾對望的封平瀾在聽到這句的同時呆滯了,接著,他的耳根子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漸漸地染紅,然後是雙頰也帶上一點粉色。

本來看起來充滿活力的眼眸,此刻更是染上一層霧水似的,感覺隨時隨地都會落下眼淚。

「奎……奎薩爾,你、你是認真的嗎?」他害怕奎薩爾只是開玩笑,而自己的過度認真會讓對方覺得好笑。可是,他又對奎薩爾的回答有所期待,不過這樣的奎薩爾感覺好不真實。

封平瀾些微的搖了搖頭,現在到底是在作夢,還是現實?

往常的奎薩爾根本不會跟自己說那麼多話,儘管上次被奎薩爾他們拯救時,奎薩爾的言行舉止也是很令他意外,但是當時的自己意識不是很清楚,而且緊要關頭也不會去思考他們當下所做的事情的後果。

「……要是離太遠,我怕下次來不及保護你。」不知道該直接回答還是委婉表達,卻也不希望聽到封平瀾花痴的爆走,於是奎薩爾決定委婉些。

 

是不是因為我不會保護自己,所以奎薩爾才要擔心我?

果然自己還是給奎薩爾找麻煩了吧?

「謝謝你!不過不用特別擔心我,不要緊的!下次我會注意!是說……好像也沒甚麼下次了吧哈哈哈,之後你們就要跟雪勘皇子一起回幽界了。」所以自己不希望麻煩奎薩爾他們的……

 

對、就是這個失落的眼神。

一如既往藏地那麼好,好到他都不曾發現。

但是今天,奎薩爾的雙眼從沒離開過封平瀾。於是他看見了他的詫異、了然、失落以及豁然。

 

「就算回去了,我也會回來看你。」像是要給予承諾般,這次奎薩爾又抓起封平瀾的雙手,緊緊的握在自己的手心中,然後額頭輕輕地靠上去。

「就算回去,我也不會忘了你。我答應過你的。」比封平瀾高大的身軀,低下頭。虔誠地如同求神般,讓封平瀾不知所措。

 

「封平瀾,我答應過你,絕不會忘了你……」

「請你也答應我,絕不會為了我們,傷害你自己。」

因為我已經受夠看著你受傷卻幫不上忙的自己了。

 

最後,奎薩爾在封平瀾驚訝且神愣地瞬間,將許願的手放下,不過依然把對方的手抓在自己的手心中,他向前伏身,將一個看似飄渺虛無的薄吻落在封平瀾的額頭,接著是鼻樑,最後輕輕地、好似櫻花飄散般,落在嘴唇。

快的封平瀾來不及反應,甚至以為一切都是錯覺。

 

「你的回覆呢?」不等封平瀾反應過來,奎薩爾先搶先詢問。

此刻的封平瀾就只是呆呆地點頭,卻完全不清楚奎薩爾在問甚麼。

「那就好。」語畢,奎薩爾輕柔地拉著封平瀾的手往客廳走去。

「欸?等等、奎薩爾,我們要去哪?」

「你說要看電視,我陪你。」

「啊?不用啦,奎薩爾應該要忙別的事才對!」連忙擺手表達不需要。

「你剛才答應我。」

「咦?」他剛剛答應了甚麼嗎?

看對方又沒了反應,奎薩爾好像發現要怎麼讓封平瀾瞬間安靜了。

「沒甚麼。」接著,又拉著封平瀾,目的地是客廳的沙發。

 

在後頭被拉著的封平瀾看向前方人的後腦勺。

雖然不知道自己剛才答應了甚麼……但是、

 

這種感覺好像還不錯呢!

 


- - - - - - END - - - - - - 

好久沒有看小說看到那麼有愛的一對了

希望網路上開始瘋傳這個CP的文!!!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零澈_蘇澈 的頭像
零澈_蘇澈

隨心所欲 ‧ 歸於零的澄澈

零澈_蘇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您寫的好好看(T▽T)( 開始哭
    一直都想找有人寫他們後續的文章但是找超久好像都沒什麼下文
    能夠看到太太寫的文章真是太好了ヾ(*´∀`*)ノ
  • 我、我一直期望原作裡面會有類似的片段,可是13集何時會出,根本是個未知數,太折騰人辣~
    只好自己動動手,把想看的片段寫一下了……
    謝謝鍵閱😻

    零澈_蘇澈 於 2018/10/24 13: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