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用前注意.

*某澈文筆渣,請見諒w

*注意人稱視角。

*微強漾,踏入。

*先楔子吧,後面的文慢慢來ww 兩集左右後收

*以上沒問題,以下正文。

 

點文人:優姬

點文CP:然漾

類型:好像是甜? (不在本家,本家才有資料 回家慢慢改

內容:無。

 

--------------- 寵溺 楔子

要我賠上整個世界也好、因為你是我最重要的弟弟。

*
「然哥哥!」年僅五歲的褚冥漾朝長廊上的少年跑去,那是他引以為傲的表哥。

「漾漾!不要跌倒喔!」看見親愛的表弟準備和地面接觸,白陵然趕緊對著褚冥漾喊著,同時使用了妖師之力,所幸小男孩並沒有任何擦傷。
「謝謝然哥哥,那個、剛剛舅舅要我幫他拿東西過去,然哥哥,請問陰影在哪呀?」可愛的童音萌著白陵然滿花開,有這麼可愛的表弟,就算是邪惡的妖師也沒差了。原本還在感嘆的白陵然聽到褚冥漾後半段傳達的訊息時,臉色大變。

「漾漾、我父親呢?」他持住氣,稍微慌張的問著,神態連褚冥漾都有所感受。
「舅舅和媽媽在大榕樹下談話要我別過...然哥哥!!不可以過去啦!!」不等褚冥漾把話講完,失去了平常的冷靜,畢竟還是孩子的白陵然也擔心著,發生什麼事了? 而一時心急的他,並沒有發現跟在後面跑的褚冥漾。


父親、姑媽,請你們務必沒有事!!

 *
「這...什麼...」到了大榕樹下,眼前的光景令人顫慄。有個人被吊在樹枝上的人七孔出血,已經毫無生氣─是白陵然的父親。
「舅..舅..?」跟在後面的褚冥漾望見這樣的慘狀,止不住大豆般的眼淚落下,舅舅很疼他,那為什麼他會被吊在那?...媽媽呢?!

「然!!發生什麼...舅舅!!」方才在大廳聽到褚冥漾喊聲的褚冥玥看著兩人一前一後的跑著,立即發現有事發生便跟著趕來。一切發生的太突然了,他們還只是孩子,對於這種狀況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但是褚冥玥和白陵然很快的達成共識,兩人緩緩的靠向褚冥漾,將他護在自己身後,敵人還在,不可以鬆懈。
「然、小玥,快帶漾漾逃走!!」從樹幹後方傳來白陵慈的大喊,著急尋找著母親的褚冥漾自然而然很快的衝出兄姊的護陣,跑到了白陵慈身邊。
「媽媽..媽媽..你怎麼流血了?舅舅怎麼全身都是血?為什麼被吊在那?」褚冥漾帶著笑容哭著詢問一切,他希望這只是夢,他下意識的告訴自己還是個孩子、這一切都是假的。
「小玥!!然!!快點!!把漾漾帶走!!」白陵慈喘著氣眼神一凜,推開在自己懷中的褚冥漾,一剎那,白陵慈身上多出了三把短刃。
「姑媽!!」
「媽!!」
「媽媽!!」白陵慈的血濺在褚冥漾肥嫩的臉頰上,眼淚與其融在一起,瞪大的雙眼沒有任何反應,更對於不知何時站在自己身後的黑衣人沒有動作。
「漾漾!!過來!!」「笨蛋漾!不要發呆!!過來!!」黑衣人雙手持著四把短刃迅速的往下攻擊褚冥漾,然而男孩的瀏海蓋著雙眼似乎根本沒有看到,但下一刻仿佛停止一般,黑衣人停下動作。
「給我去死。」一句話緩緩的從褚冥漾的小嘴中傳出。瞬間,不只是他身後的黑衣人,連同暗藏在其他地方的黑衣人都炸了開來。血肉模糊、屍塊紛飛的畫面讓褚冥玥和白陵然差點吐出來,但他們更擔心的,是站在血泊中男孩。
「媽媽...媽媽..」男孩止不住眼淚,他拉著衣袖抹掉眼淚,卻將自己的雙頰越抹越紅,母親的血以及黑衣人的血。
「漾漾...」白陵然不顧地上的血灘和屍塊,踏過一切走向褚冥漾,褚冥玥也無奈的走向那比他們都還不懂事的男孩。
「漾漾、我們還在。」褚冥玥拍了拍胞弟的頭,兩人對於男孩身上的血毫無厭惡,他最親愛的表哥和姊姊都抱著他。
「我們不會離開你的,不要哭。」白陵然在褚冥漾的耳邊低喃著。
抱歉、沒有把你拉過來。
父親、姑媽,抱歉。是我們的不靈敏導致了漾漾的悲傷。
但是、不用擔心...
我白陵然發誓,一定會保護褚冥漾一輩子。

----------TBC.

字數好像一千三左右

回家繼續處理

耶好像有颱風耶www

萬歲!!(?

今天在大放送一篇楔子

其實某澈想寫這篇很久了wwww

我從我的歸裡面發現我有點喜歡(確定有點?)然玥漾這種家族愛(?

請享用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零澈_蘇澈 的頭像
零澈_蘇澈

隨心所欲 ‧ 歸於零的澄澈

零澈_蘇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