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心小提醒.
因大學關係,不定期更新<3

食用前注意.

*某澈文筆渣,請見諒。

*爛尾,可惡!!

*這也是腦殘下的產物,懂嗎?!((大聲甚麼啦?!

*人稱請注意替換有。

*我也不清楚到底有沒有虐!!

*CP為冰漾,可是最後蹦出另外一個CP的感覺。

*以上有問題還是請繼續往下看。w

 

 

 

---歸 05 BE

 

「褚,我不會讓你再離開我了。」已經好久沒有如此神采奕奕的紅眸看著褚冥漾。

 褚冥漾微愣的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人,他已經不想要被傷害了,說是自私也罷、膽小也好,他不想要被最愛的人給拋棄了。所以他稍微吃力的推開了眼神詫異的冰炎,然後用著沉穩且飄渺的語氣說著。

「我們之間,甚麼都沒剩下了……學長,我不想要這樣的愛情。」褚冥漾以堅定的眼神看向冰炎。而那堅定,連冰炎也猶豫了。

我這樣要他回來,是正確的嘛……不!我一定要帶他回來!

冰炎又扯住褚冥漾的手然後在他耳邊低喃著

「你要一直在我身邊。」褚冥漾任由冰炎這麼做,當兩人都沉默後,褚冥漾總算是軟下了心然後淡然的開口說道。

「我會、考慮繼續待著的,我會考慮看看……」褚冥漾再次強迫自己扯開笑容,但他、已經沒有辦法繼續待著了。對他而言,所有的一切早在回到原世界後就歸零了。

「是嘛太好了。」冰炎面露放鬆,但他又何嘗不是這麼表現呢?褚的笑容,好像已經精疲力竭了呀,已經不希望他再那麼笑著了。

 

兩人內心各懷著思緒,他們沒有告訴彼此、沒有表現出來,

因為一直這樣的強顏歡笑,甚至是掩飾一切,

最後,他們都錯過了所有。連那冰與炎的殿下也如此。

 

*

「褚呢?」冰炎看向聚在一起的學弟妹們。

「……」只要簡單的回答就可以,只要把褚冥漾的所在地告訴冰炎就好了,然而他不了解為何三人都用異樣的眼光看向自己。

「沒有看到褚嗎?」冰炎耐著性子,再次詢問。而三人之中唯獨千冬歲好像被點醒了甚麼。

「漾漾在水之清園。」千冬歲回答道,但他自己都感覺怪怪的……為什麼自己會突然神遊,還是說,對於「褚」這字感到莫名其妙?

他不知道哪個才是正確解答,但他隱約的發現有甚麼事情發生了。

改變他們未來的事情、要發生了。

冰炎丟下了傳送陣直達那令他著迷的人身旁。

然而、到了那,

剩下的,是甚麼?

*

「褚?」冰炎到了水之清園後所見到的畫面,是褚冥漾一個人就那麼站著然後望向天空。

不、不是一個人。

「米納斯,是時候了吧?結、誰在那?!」漫長歲月使褚冥漾對於四周的變化感到敏感,何況是經歷過那種事情的他。而在他得知有人出現時,他反射性的將爆符變成的匕首甩出去。身為黑袍的冰炎當然不會被這種攻擊給擊垮,但他意外於褚冥漾的成長。

「褚。」冰炎走到褚冥漾的身邊,對方望著自己的神情愣了愣,然後才勾起嘴角。

「怎麼了?學長?」溫潤的笑容一直都是褚冥漾的象徵,然而為何此刻又是那麼痛苦?冰炎這麼想著,他希望可以守護他愛的他,所以才把他留在自己身邊,這樣的作法是可以的吧?想到這,冰炎又稍稍的皺了眉。

 

無論如何,褚是屬於自己的。

 

「沒甚麼,只是在找你。」冰炎說著,他想這種暗示性的話語褚冥漾應該懂。

只是在找你、只是在找你、只是在找你,因為我想你了。

「恩。」褚冥漾帶著淡然的微笑,而冰炎再次皺起那秀氣的眉。手不自覺得伸起,然後輕輕的拍向褚冥漾的後腦杓。反倒是褚冥漾完全沒發現冰炎的動作,在被拍頭的那瞬間也愣住了。

「學長,怎麼了嗎?」他回頭看向那位他一直愛著的半精靈,對方眼眸中的擔心和不安他不是沒看清楚,只是不打算去看,因為看了,只會更傷自己的心。

「……」冰炎回以無言,他想他們都清楚了吧?清楚知道了,他們已經無法再向當初那般的和樂了,因為

一切都是他自己造就的呀。

「褚,我愛你。」望著褚冥漾墨黑的雙瞳,冰炎又再次知道自己不可能放手,但是這樣僵持的狀況又能撐多久?這樣只會讓褚逃開自己,對吧?可是……褚是屬於自己的呀……不,已經不是了……早在自己拋開他而後離去的那刻,便不在是屬於他的了。想到這,冰炎內心一揪緊。

 

難道,他不再是自己的,而自己也無法一直和他站在同個界上了?

冰炎忍住內心的不愉悅,只對褚冥漾說了一句他有事先離開接著就丟下傳送陣離開了水之清園。

 

而他所錯過的,是褚冥漾舉在半空中的右手。

 

褚冥漾望著原先站著冰炎的位置,懸空的手緩緩地落下,一閃而過的失落和絕望沒人發現。他站在清園,而四周是謳歌哀嘆的大氣精靈。

 

「最後,你還是離開了。」

他們錯過了彼此,不向對方訴說自己的心情。

他們形同陌生人,儘管他們背對著背的相處。

「是該……結束了。」褚冥漾攤開左手,手掌心上有著詭譎的圖騰。

 

你想起那人這麼對你說。

「凡斯後人,你覺得累的話,把這圖騰壓在影響你命運之人的額上,一切將會回歸你所想的一切喔!」藍髮的鬼王高手這麼說,不懷好意的笑容你不是不知道,但是你很清楚的了解,正因為是這傢伙,所以給的東西一定是有用的。因為他可是寂寞了千年之上的時空殘片,不同三董,他是一個人,然後一直等著你和學長,現在一切都如他所願,三人再次相聚,卻又即將分散。

 

你看著藍髮的鬼王高手,倏然得在對方面前落下了淚。

因為你看到了,鬼王高手眼中的孤獨。

那、不是跟現在的自己一模一樣嗎?

 

此刻,他站在清園,抹掉了快落下的眼淚。

他該、把這場痛苦給結束掉了。

 

--------------

「冰炎。」逃開了現場的冰炎在火之焰園晃著,誰知這麼一喊,探頭一望才發現是夏碎。

「怎麼了?」冰炎看向面容糟糕的夏碎。發生甚麼事了?

「褚……要你去一下無殿。」夏碎有些艱難的開口著,冰炎仍是一臉狐疑。

「知道了。」二話不多說,冰炎丟下了傳送陣再次離開了所處的位置。

而他、沒有發現的是,束在夏碎身上的陣法。也在冰炎離開的剎那,陣法散開,夏碎的面容再次恢復成原先的樣子。

「褚、是誰?」

*

「死老太婆!!」冰炎踏入無殿,等他踩穩後才發現無殿四處都是煙霧,他向著四周大喊。

「吵死了!!不會小聲點嗎?!」從煙霧的某一處傳來扇的聲音,當冰炎想走過去開罵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腳下有著禁錮術。

「死老太婆你在我腳下放這個做甚麼?!!」冰炎怒罵著,絲毫沒有敬老尊賢的態度。但他會這麼火大是能理解的,因為無殿從不向他人放禁錮術,除非是特別的人物或是特別的事。而自己算的上特別的人或是事,那現在的狀況是怎麼回事?

把持不住現狀,冰炎有些著急。

「你急甚麼呢?亞那兒子呀~」從冰炎的後方傳來另一種聲音。這聲音他很熟,他相信褚也很熟。

「安地爾!!!!」隨著怒喊,冰炎打算將烽云凋戈招喚出來,卻發現他連爆符都無法使用,而那原因在自己的腳下。

「嗨~甚麼事呀?--啊!凡斯後人,準備好了沒?」向來我行我素的安地爾不知朝著何處喊著,接著是一片的寧靜。待到了那聲響起,四周才豁然開朗。

『叮--

冰炎來不及反應,而站在自己眼前的,是自己最愛的褚。

褚的左手貼在自己的額上,濕潤的眼眶印在自己的眼眸中。

褚、為什麼哭了?

『叮--

再次響起叮噹的聲音,冰炎才注意到自己站在菱形的陣法中,而陣法中央有著兩個圈陣,分別站著自己和褚,菱形的四角分別是師父、老太婆、鏡董事和安地爾。

為什麼安地爾也在?

「我以褚冥漾之名、凡斯後人之血、先天妖師之銜,奉以無殿三主及時空之人約令。給予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之鎖為示,將不在與我有所緣分、未來之縫無我等命運。」褚冥漾紅著雙眼,哽咽著說出每字每句,沒有絲毫的犯錯,像是這句子練過了很久一般。他反覆的睜眼、閉眼的動作,那是因為他看到了冰炎一臉的慌張和無解。

這樣就好、學長,請你先不要動……好嗎? 他勾起了苦澀的笑,就算冰炎沒有讀心術,他還是清楚褚冥漾在想甚麼。

為什麼? 冰炎瞪大了雙瞳。

因為……

「以無殿三主/時空之人之名,褚冥漾與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兩人之命運已斷於過往,兩人不在有所相逢或相遇。」倏然地,無殿和安地爾同時開口這麼說著。同時的,腳下的陣法開始閃耀起令冰炎感到刺眼的光芒。

「兩人的信任早在一場誤會中瓦解。」扇董事張著自己的扇子,一條淡藍色的絲線從中延伸,纏住了褚冥漾貼在冰炎額上的左手。

「兩人的緣分早在那場痛苦中分裂。」鏡董事的鏡面反射出一條淡黃色的絲線,也是同樣纏在褚冥漾的左手。

「未來,兩人將不再有任何的愛恨瓜葛。」傘董事舉著傘指向褚冥漾的左手,霎時,他的手上也多了銀白色。

「而過去,兩人也不會再有彼此的記憶。」難得向來變態的安地爾也正色的說出咒語,這狀況再次讓冰炎知道,這不是玩笑。

 

褚,要離開自己了。

 

「以此為示。」褚冥漾舉起自己的右手,指著左手上的四條絲線。

「以言為咒。」褚冥漾細膩的咬著每個字,如同下定決心一般。

 

「以真理為虛、謊言為實,將一切倒轉,回歸原始。」

 

「使命運之人褚冥漾與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

「對不起學長對不起!!」

「褚!---

 

陣法結束在那聲吶喊,然後一切都回到了最初。

虛無。

 

*

『叩叩叩---

「哪一位?」門內傳來成熟穩重的男音,來人手提著一盒小蛋糕,他相信開門的人肯定會很開心。

「欸、是你呀。」果然如來人所想,開門的人歡喜的望著他手中的盒子,甚至急著讓他進門。

「打擾了,阿姨。還有漾漾的姊姊。」來人也開心舉著手著盒子。

「欸、你又拿蛋糕來給我家漾漾啦?」褚冥漾的母親望著來人,面露稍微的無奈和歡喜。

「恩,因為他很喜歡。」來人看著那位瞪著自己的褚家大姊。

「你怎麼又來?」褚冥玥語氣不快的問著,大有著你不說我就殺了你的感覺。

「因為、很想漾漾呀。」來人笑的瀟灑。

「你有沒有想我呢?漾漾。」來人避開了褚冥玥不信任的眼神,然後看向褚冥漾。

「恩,很想你的蛋糕。」而褚冥漾也投機取巧的回答著。

「欸~~怎麼這樣,不過不只是很想我,也很想他們吧?」

「對吧?凡斯後人。」來人勾起了圖謀不軌的笑容,但他不會做甚麼的。

 

因為、他開始有不錯的趣味可以探討了。可以自私的藏著然後自私的霸占著。

你說對吧? 亞那兒子。

 

---------END:3682

爛尾,有木有?!!

這是在COF-Link的洗腦下的產物ww(?)

別罵我求你們((跪

還請各位幫我看有沒有不順的句子和錯字,告知我一下((沒時間校稿...

那麼在此,歸於零的澄澈告一段落。

請各位有耐心的等待五月17/18後的我吧WW

 

謝謝各位一直以來的支持。

就算哪天沒人要讀了,某澈還是會為了自己而繼續寫下去的。

因為,我要為了自己、也為了你們而寫喔WW

 

謝謝支持

最後、久等了。抱歉。

 

*2016/5/8 修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零澈_蘇澈 的頭像
零澈_蘇澈

隨心所欲 ‧ 歸於零的澄澈

零澈_蘇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您的暱稱 ...
  • 很喜歡零澈的文 零澈加油噢
  • 謝謝你!
    真的好感動 Q艸Q.

    我會努力的!

    零澈_蘇澈 於 2015/04/03 18: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