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心小提醒.
因大學關係,不定期更新<3

食用前注意.

*某澈文筆渣,請見諒。

*此為悲文,也有可能是虐文。

*不喜者請按右上紅色XX。

*CP為冰漾。

*鮮網同步上傳「歸」

*以上沒問題,以下正文。

 

 

 

---

時光似箭
吶,二十年多了,
你,過得好嗎?
---


「冥漾老師!說故事給我們聽!」天真的大瞳望向黑髮男子。
黑髮男子今年已三十七歲了,即使如此,他那張秀氣童顏總讓人以為他也才二十歲。
「好呀!那麼都乖乖的坐下吧!」男子的聲音溫潤,因此,他深受幼稚園裡頭的女老師和小女孩的愛戴。

除此之外,還聽說因為男子及肩黑髮而陰柔似水的外貌,甚至還有男孩暗戀他。
「那麼,老師就說一個老師自編的小故事吧。」男子叫作褚冥漾,現今為幼稚園老師,也是公會的,特殊黑袍。
「在世界上,有個少年。他姓褚,小名叫做漾漾。」當褚冥漾說到這時,一切果然如他所料,孩子們提出了疑問。

「老師,那個少年的名字怎麼跟你一樣呀?」一位小男孩提出疑問。
「因為,這是老師自己編的故事呀。」褚冥漾笑容滿面,根本就不像說謊。
看向盯著自己的孩子們,他繼續開口說道。
「那接著,這少年呢,他是個有超能力的人類,他說的話都會成真,是不是很棒呀?」語畢,四周的空氣分子有了改變。
「摁!!」而孩子們天真的笑容像是在跟分子前後呼應。
「他在小時候總以為自己很衰,所以他就真的很衰,而且在國小國中時一直被欺負。不過……」說著說著,褚冥漾的笑容染上了懷念。
「他後來到了一所培養超能力的學校。認識了許多好朋友,甚至是初戀的對象。」然而,當他說到這時,那向來幽柔似水的子夜雙瞳染上了陰鬱。

「但是少年的能力讓人畏懼、反感,孩子們,想想看。假如哪天少年許下了世界毀滅的願望,那世界真的會毀於他一句話喔。」原先表情有些暗淡的褚冥漾換上了輕柔的笑容。上揚的語氣,讓孩子們開始認真的思考了。
「好像很危險呢……」「對呀,有點可怕……」天真單純的孩子們只是說出了自己內心的話,而褚冥漾也不在意地笑了笑接著說下去。

「所以,有些人開始攻擊少年。一開始少年的朋友都很保護他,直到……少年被誤會為止。」褚冥漾的眼神和語氣流露出感傷和欣慰。天性容易察覺氣氛的孩子們也被感染了這股憂傷。
「就算他可能很危險,可是他並沒有要世界毀滅呀。」
「他應該很善良吧!」
「欺負人是不對的。」
為「少年」出氣的聲音此起彼落。褚冥漾見到這樣的狀況,內心是陣陣的暖。
要是……當時他們願意同情一下自己就好了。
  
「最後,少年被他的朋友們從學校驅逐了出去……從此,他就過著寂寞的生活。」語畢,褚冥漾忍住了內心的酸以及早在眼眶打轉的淚,僵硬地勾起了笑。
「孩子們,故事結束囉!出去玩吧!」他看向都愣在原地的孩童,有些苦澀地笑了。
看來這種事對孩子們來說還是太難懂了……
只見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大家都還坐在位置上,也不能說是發呆,但就是單純的盯著褚冥漾看。
「怎麼了?怎麼不去……」「老師,別哭!痛痛飛走了!」褚冥漾的話語來不及說完便被硬生生的打斷了。

接著,都是安慰的話語了。褚冥漾哭了,原本忍住眼淚的他,終究落淚了。
他不想讓孩子們看到自己崩潰的樣子,所以他蹲下了身子。
反倒如此,孩子們走到他的四周拍拍他的背、安慰他。
他差點忘了天真的孩子對於氣氛和態度總能察覺出來,那叫直覺。天然的直覺。
啊啊……原來,壓抑是種折磨呀……他在心裡思忖著。

 

---


「早安,各位!昨天晚上有睡飽飽嗎?」每天早晨都是人生的開始,但那不代表人能日復一日地頹廢下去。
所以,他昨日哭了,他今日便會更勇敢。
「有!!」早晨,孩子們充滿著朝氣的聲音像是要喚醒大地一般。
「那麼,今天呢,我們要來畫畫喔!要畫的主題,是日常生活。可以畫你的爸爸媽媽兄弟姊妹、好朋友,或者、是你們暗戀的人喔!」最後一句話,語氣帶了點認真,這也讓天真的孩子們臉上掛上了單純害羞的笑容。

「好!!那麼就開始畫吧,老師會下去……」未完的話語在中途被其他聲音給打斷。
「冥漾老師,有人找你。」出聲的是幼稚園的園長,褚冥漾看向園長有些擔憂的眼神,點了點頭要園長別擔心,雖然他不知道來找他的人是誰,居然會讓園長擔心,但是他還是希望對方可以放心。
好久……沒被這樣單純的眼神關心了。內心那默然的聲音像是願望一樣,他知道那是自己,渴望著一切的自己。但、他已經沒有那麼資格了。

褚冥漾望向站在門外的人,來人是位成熟的男子。
男子有著銀色的長髮,前額的一撮紅成了耀眼的標示。
本該是有神的絳瞳,此刻有著疲累卻帶著希望的望著他。
熟悉的黑袍應該要是瀟灑的隨風擺動著,然而此刻又是那麼的無力。
褚冥漾瞪大的子夜雙瞳,那令他永遠都不會忘記的銀和紅映在眼中。
「老師,那個人是外國人嗎?」天真如男孩,他扯了扯褚冥漾的褲腳。
然褚冥漾卻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呆愣的看著來人,一張一合的唇,充分表現他此刻的訝異和無解。
  
……怎麼會到這?不是應該……在冰牙嗎?不是應該……出任務嗎?
這樣的想法在褚冥漾的腦海和心中徘徊著,但也只在那,沒能說出口。
  
「褚……好久不見。」清晰微啞的音調在空間迴盪著,直至褚冥漾的內心。
「學…………」除了這兩個字外。
他,一時無法開口了。

---


「這幾年、你過的如何?」冰炎的嗓音在小花園中顯得十分獨特。
儘管如此,對褚冥漾來說,那仍是種著迷,也是種傷痛。
園長很善良的讓褚冥漾和冰炎兩人有談話空間,況且褚冥漾自己也不希望這些糟糕,或者說是黑暗的話題讓孩子們聽到。
「過得很好喔,謝謝學長的關心。」褚冥漾扯開微笑。
沒有任何的虛偽、沒有任何的改變,他甚至沒有做出他姊的要求。

「冰與炎的殿下」這是他姊的要求,她說,說到底,這人就是他愛不起的。
但是他把一切都深埋在內心,一直不打算再去望著,所以他向前走。
他自認為自己此刻笑得很幸福,但……
那苦、是別人無法理解的。

「你,在當……幼稚園老師?還有再接公會任務嗎?」冰炎發現兩人的氣氛僵住了,便開口找了話題。怎樣都好,讓他跟他聊聊天、好嗎?
「摁,我想說我都知道自己的衰運是怎麼來的了,我就想說當幼稚園老師看看。至於任務,空閒時間和缺錢的時候都會接。這也是老姊的要求嘛。」褚冥漾認真的回答著無關緊要的問題。這讓冰炎稍微心急了。
「那個,要不要回去、看看大家?」不希望兩人話題就此結束,冰炎便隨口說出了讓兩人相處的時間更久的辦法。
只要能見到他,怎樣都好、拜託。

「回去……嗎?也好。」褚冥漾不自覺得強調「回去」兩個字,那不是他的家,更不是他的世界、不是他所存在的世界也不是他該待的世界。
那,既然如此,談何「回去」呢?
「摁……走吧。」冰炎丟下傳送陣,早已開心過頭的他壓根兒的沒發現褚冥漾的眼神和語氣。但也在同時,他出手想拉住褚冥漾的手,卻被他閃開了。
  
……真的很對不起。高傲如冰炎,這句話他只能一直在內心重複著、在黑夜唯獨自己時吶喊著,他打算找到時機開口。
因為,現在的他,還沒有那個勇氣。

褚,真的很抱歉……

 

---TBC:2591

這是某澈的短新坑!!!

這篇大概在5篇內結束XDD

不想說太多XD 我要去讀書了XD

再次提醒本周日不更新,這篇算是送上慰問品囉XD

*2014/1/18第一次修改,修改內容:句子順暢度。校稿:安比希雅

*2016/5/8 修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零澈_蘇澈 的頭像
零澈_蘇澈

隨心所欲 ‧ 歸於零的澄澈

零澈_蘇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裴緋,宵夜吃什麼
  • 漾漾在幼稚園工作,毫無違和感
    感覺好可愛((心花朵朵開
    不過悲文真的是讓人又愛又恨呀((咬手帕
  • 就是因為漾漾當幼稚園老師讓我感到莫名的萌XDD
    才設了這種安排XDD
    真的QAQ ((被悲文和虐文萌死死的某澈
    對了,關於這坑,
    想要他是BE還是HE呢?

    零澈_蘇澈 於 2014/01/18 11:50 回覆

  • 裴緋,宵夜吃什麼
  • HE&BE各一篇((兩條橫線
    是說也不好意思這樣講((都打了
    我自己的坑也滿山滿谷了((倒
    盡量還是HB吧吧吧!!!
  • HB是兩個都要是吧?XDD
    那某澈就盡量吧XDD
    因為鮮網的各位也說想看兩條路線的XDD
    那麼謝謝支持囉XD

    零澈_蘇澈 於 2014/01/18 11: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