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心小提醒.
因大學關係,不定期更新<3

食用前注意.

*某澈文筆渣,請見諒。

*晚PO的聖誕賀,SORRY。

*又臭又長的聖誕賀。

*有耐心往下看的各位加油。

*以上沒問題,以下正文。

 

 

------------------------------

特別聖誕

『外出前記得穿著保暖衣物,接下來,我們將...喀擦...

今天12/24,是的,聖誕節就在明天。然而...

「漾漾,你一定要癱死在地上嗎?」占據了他雙眼的燈光被美麗的女子給遮住了。

隻手遮天呀...

「你又再腦殘甚麼?!」女子踢了躺在地上的人。

「老姊別踹啦...真的很懷疑你和學長是不是...」褚冥樣撐起身子,未完的話語被銳利的黑瞳給瞪了回去。

「對了,聖誕節你有哪些行程?」褚冥玥坐上了沙發,將才被關掉的電視給開啟。

「怎麼了嗎?」褚冥漾拖著一條毯子也坐到沙發上,而褚冥玥像是習慣這樣的互動一般的將毯子的另一端該在自己的腿上。

「然想要邀請媽和爸一起去慶祝,可是看你現在的狀況,呵,大忙人喔~」褚冥玥露出了揶揄的笑容,這讓你羞了臉。

「別鬧了啦~老姊!又沒有你那麼人氣。」深怕內心的想法被自家姊姊發現,褚冥漾馬上轉移了話題。

「是嗎?讓我想想,水妖精的三兄弟邀你去他們的聖地一起慶祝對吧?雪野家的小子邀你去日本賞雪對吧?米可蕥和庚也邀你去逛街,黑藤館也辦了難得的派對,你們學院也有聖誕節的派對,所以黑藤館和學院是分開來的,最後...你那親愛的學長還邀了你,是吧?」褚冥玥的笑容越來越邪惡,而褚冥漾的頭則是越來越低。

「就這些人而已了呀!!每年就這些人呀!!老姊你是每周更新耶!!!」而你因為氣勢低落終於開口發難了。

「可是我記得,今年...零澈也邀你去和他朋友一起玩不是嗎?我記得零澈的朋友也都是些美女的樣子。」褚冥玥支著下巴顧做思考單純只是想要讓你更沒氣勢。

「澈姊的邀約我可能真的要思考一下了..因為會去的都大人物...」褚冥漾無奈的嘆了嘆口氣。

零澈雨邀了他一起去原世界逛逛,畢竟一直在守世界,也是會想家的,所以零澈雨才會提議跟他一起到原世界逛街,非常常見的慶祝選項。

可惜的是,一同慶祝的人卻一點都不常見。他可以理解有天使啦、妖精啦之類的,但是他一直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妖師和鬼族?!妖師就算了,鬼族是怎麼回事?!

 

這麼說起來,澈姊似乎跟安地爾有交情? 想到此,褚冥漾顫抖了抖。其實這些人可能還好,重點在於,從創世之前就存在的米凱爾、加百列、拉斐爾和別西卜這些熾天使長等級的和墮天居然也會來!!他開始考慮要怎麼拒絕零澈雨了。

 

「總之,你趕快把你的聖誕節行程告訴我,知道嗎?」褚冥玥站起身子,丟下一句話後,就拎走自己的大衣和皮夾出門了。

「我想...我盡量吧...」盡管自家親姊早已踏出了門,已經煩惱到癱倒的褚冥漾還是再回話。

看來,今年的聖誕節,又要瘋狂了...

---------------------喵喵&庚篇

一大清晨...其實還好,現在時間9點多...

「漾漾!!在這!!!」不遠處,喵喵揮著手告知了我他的位置。

看到這種狀況,我又不禁嘆了口氣...

原本是想說拒絕掉的,可是看到喵喵快哭的表情就真的沒辦法。

不只如此,連伊多的邀請、千冬歲的邀請都沒能拒絕..不過至少拒絕掉澈姊的邀請了...沒辦法,她們的人物等級不是蓋的。

不過現在的我必須在同一天將四個人的邀請赴約,甚至晚上要回黑館和黑袍等人慶祝,學長的話我更不可能拒絕...話說,我根本拒絕不了呀!!!!

「漾漾有打算去哪逛逛嗎?因為你好像很忙,我們去些重要的地方就好,而且喵喵等下也要回家慶祝。庚庚也是。」喵喵和庚學姊對看了一眼。不愧是喵喵,人真好。

「所以我們先去禮物店之類的吧,不知道哪裡有賣女僕裝或是貓咪裝兔女郎裝之類的...學長居然給人家那麼難的委託...」喵喵先行走在前方...等等,我剛剛好像聽到甚麼詭異的話題,學長委託你買那些詭異的衣服幹嘛?!

因為聖誕節所以學長想要玩COSPLAY的意思?!!!

「喵喵,那個....你說的學長是哪個學長?」為了不要讓自己的腦殘大爆走,還是問一下好了...

「就是冰炎學長呀!!至於原因~學長要我保密。」喵喵開心的眨了眨眼。

 

密你個頭啦!!!該不會真的有詭異的癖好吧?!

不可能...算了,別深思。

 

「那我們到這家店逛逛吧,是喵喵喜歡的那型喔!」庚學姊語氣輕柔的指了一家店面。

櫥窗琳瑯滿目,一些可愛的小飾品、小玩偶、吊飾或是手飾等等都有。

還真是齊全呢。

「好呀好呀!!漾漾走吧!!」喵喵二話不說,直接扯住我的手往店面跑。

話說我怎麼到現在還是沒有人權可言呀?...

-------------------

「哇!!!好多吊飾喔!!漾漾你要買哪種的??」喵喵整個是興奮狀態的四處亂竄。

「喵喵你小心點別撞到。我之後再看看。」看到差點撞上架子的她,我伸手扶住她,免得等會一排的架子都倒下。

「好!!那喵喵和庚庚先去看!!」表情笑的合不攏嘴的喵喵又是直接扯著庚學姊四處看了。

而我仔細的打量著這家飾品店。還蠻漂亮的。

踏入店面後,撲鼻而來的是淡淡的薰衣草香,不會太濃,讓人感到舒適。

長方形的店面還算寬敞,兩側的牆上有三層檜木做的架子。上面擺滿了一些手工的玩偶或是手環等等。

在檜木架子的下面還有玻璃桌,玻璃桌下的櫃子中有許多戒指項鍊。

很常見的擺放格式。

而寬敞的中間地帶則是擺放了一排的高架子,上面有手錶、小皮包、手鍊等等,甚至有古典美的髮髻。而剛才喵喵差點撞到的就是這幾個架子。

所以我才會怕有骨牌效應之類的事發生。

 

我選了特定幾個比較感興趣的玻璃櫃欣賞著他人的創造藝術。

這家店在當地很有名,因為純手工的巧妙和現在科技的改善都有很大的幫助。

欸,這個戒指...

我盯著一枚戒指久到差點忘了時間,我想店員大概也發現我一直在看專櫃了吧。

所以人家就行一次服務人員的服務向我問話。

「請問先生是要買戒指給女朋友嗎?」客服的是一位女性。他說出了只要是做這行都很老套的問話方式。

「不是的,我是要買戒指給一個很重要的友人。」雖然說這樣說「友人」被學長聽道他可能會殺掉我,但是在東方國家,我好像不能如此開放的說是「男朋友」吧...所以只好改變一下說法。

「這樣呀,那麼是女性友人還是男性友人?」客服小姐再次提出常見的問題。

「男性友人。所以我不需要太華麗的戒指,簡單的就好。」想起學長的瀏海我便笑了笑,果然那搓紅真的很容易讓人辨識呢。

「這樣呀,那麼客人的眼光真好。」客服小姐笑了笑的將專櫃裡頭我所盯的戒指拿了出來。

「這只戒指是不久前才做出來的,雖說很普通但是純手工的技巧和花紋讓很多情侶都很喜歡。」她把戒指從盒子中拿出來讓我看。

真的很漂亮呢,尤其是紅色的花紋中還有著必須仔細看才看的到的銀白色線條。

而那戒指給我的氣息整個就是「因為我是黑袍。」

哈哈,該不會是學長親手做的吧? 不太可能...

「欸?你剛剛說這是情侶對戒?」仔細的回想著剛剛客服小姐說的話。

「是的,這一系列的戒指都是情侶對戒,因為可以照個人喜好挑選顏色,所以並沒有甚麼顏色與甚麼顏色是特定的規則。也有人單買一只戒指給友人,前幾天有兩位帥哥也個別買了一只水藍色和淡紫色的同系列。」客服小姐在宣傳的同時還露出了吃香的表情,看來那兩位帥哥真的很帥的樣子。

話說,怎麼說到兩位帥哥和這兩個顏色就讓我想到....不可能吧?

「不好意思,你有問過兩人是送給誰的嗎?」以防萬一,我提出了問題。

「問是問過了,不過其中一位帥哥不怎麼給面子甚麼都不答,另一位溫柔的說是給情人的。」客服小姐聊著聊著都把內心話給說了出來。

我想...不太可能吧?

「好,謝謝你,可以幫我裝到小袋子裡嗎?」不要給自己太多想法,趕緊請小姐幫我結帳。

「好的。」小姐也很客氣的走到櫃台前,而喵喵和庚學姊似乎也選好東西了。

「漾漾!!!你買好了嗎?我們也要結帳喔!!」喵喵提著整籃子的飾品。

「喵喵你不會買太多嗎??」我有些驚恐的看向滿出來的飾品。

拜託!!那籃子雖然是小型的籃子可是可以裝滿也很厲害耶!!

況且這些都純手工的飾品。光是我買的戒指就要一千多塊了!!

別懷疑!!這價格已經很便宜了!!雖然對我來說還是有些嚇人...

但是因為純手工的關係,這價格也已經很公道了!!!

雖然這樣說很自欺欺人...

不過我也是有接任務的,錢......其實也不少耶...

「確定那麼多嗎?客人?」客服小姐很明顯的嚇了一跳。

「摁!!全部!!」喵喵笑的開心我也不打算說太多,只要他開心,其實甚麼都好。

*

「漾漾!!謝謝你陪我們一起逛街,接下來你要趕去伊多學長那邊對吧?」喵喵手上提著剛剛才買的東西。看著他和庚學姊的對看,看來兩個人已經決定好要去哪逛了。

「摁!!我要趕在8點前把所有邀請都赴約。那麼,我先走了!!」我看兩人似乎要放我走了,趕緊打招呼準備在無人發現之時丟下傳送陣。

而喵喵卻在此刻叫住了我。

「漾漾!!接著!!」反射性的我揮手接住喵喵朝我丟來的東西。

是條有著水珠和星星吊飾的手環。我望了喵喵一眼,而她一就是如此活潑的笑容。

「漾漾!!聖誕節快樂!!」「聖誕快樂喔!!漾漾!!」同時傳來喵喵和庚學姊的喊聲。

我回視的笑了一眼。來不及出聲,傳送陣已經開啟了。

------------------三多篇

陪兩位女性逛街就已經2點了...不過這時間正好...

「歡迎!!漾漾!!」才剛好他們村落的入口,就見到雅多和雷多。

「好久不見了,兩位。」確實我們很久沒見過面了呢。

「對呀!!漾漾快走吧!!今天我們特別準備了聖誕蛋糕喔!!你一定要期待!!」雷多二話不說的拉住我的手向前走。

「摁!!」聽到有蛋糕,我還管他甚麼三七二十一,真希望快點到呀~~

「走慢點!!雷多,沒看到漾漾的手被你扯到那麼紅了嗎?!」雅多猛然的扯住我另一隻手。其實這樣比較痛...

「阿,抱歉漾漾,弄疼你了嗎?」雷多露出抱歉的神情,其實這些都不重要啦。

重點是我們可以快點吃蛋糕嗎?

「走吧,漾漾。」雅多也放開我的手讓我好好的自己走。

「對了,漾漾...那個...就是那個...西瑞有來嗎?」雷多走到我一旁然後開口問著。

老實說假如我現在有喝水之類的可能就是噴出來吧。

「不要一直找那個變種的雞!!!」雅多如此吐嘈之時不忘打一下自家兄弟的頭。

雖然在打玩的同時有看到他眼神飄了一下,大概也跟著暈了吧。

話說,不是只有我認為他是雞呀?...

「那才不是變種!!那是藝術!!!」不等雷多開始敘述他的情感抒發,雅多就拖著我走到門口。

「別等那白痴!!」雅多瞪了一眼急急忙忙跑來的雷多。

「走吧。」兩人開起了大門,裡頭傳來的,是香甜的味道。

*

「歡迎你漾漾,真的是好久不見了。」原先坐在位置上的伊多站起身子。

「伊多你坐著就好了啦!!」我看到站起來的伊多先是恐慌的走過去請他坐下。

「身體已經好了,漾漾你太擔心了。」向來都被我看著哥哥的伊多帶著溫柔的笑容拍了拍我的頭。

他走到另一張大桌子上切了兩塊蛋糕並且拿到這桌。

已經習慣我們下午茶時間的習慣,每次都是伊多切蛋糕,雅多泡茶,雷多拿其他的點心。

其初我還認為自己應該幫忙,之後他們卻說我是客人,而我也認為自己會幫倒忙,只好坐在原位上等著三人的服務。

「漾漾給你,這是用我們聖地裡特製的奶油和果實做成的。吃吃看。」我盯著蛋糕,口水都快滴下來了...

「摁!!」我迫不及待的切開了蛋糕吃掉他!!

~~這入口即化的味道,有些酸甜的味道,好熟悉...

這是...?!

「伊多...這是..草莓?」為什麼這裡會有草莓?

「是的,我請雅多從原世界帶回來的。好吃嗎?」伊多問我這樣的問題其實讓我很想笑。實際上我應該要問他們草莓好不好吃才對,因為草莓是原世界的呀!

「好吃!!」不過人家都問我了,我也不好吐槽回去。

況且這草莓真的很好吃!!這段期間好像是草莓盛產期?

可是不是在二月左右嗎?該不會是藉由甚麼陣法讓它快速成長吧?

「漾漾喜歡就好。」伊多笑了笑也跟著一起享用起蛋糕。

「漾漾喝喝看。」雅多端著一杯茶給我。

這是奶茶對吧?

「好好喝!!!」好香!!話說好濃醇喔!!! 不會說很甜但總有種幸福的溫暖在內心流竄著。這是幸福的氣流嗎?!

「喜歡就好,還有很多。」平時不常笑的雅多也露出了笑容。

「漾漾!!換我換我!!這個餅乾!!是我...和大哥一起烤的!!!」原來是雷多和伊多一起烤的,我還以為是雷多自己烤的,那我可能會先為了自己的性命著想吧...

「好脆喔!」不是說很焦的那種脆,是種香脆的口感。

看來也要給雷多的廚藝重新打分數了,雖然伊多也有幫忙。

「漾漾真的很喜歡吃甜點呢!」伊多笑笑的看向我。

「摁!!因為甜點讓人感覺幸福!」我笑著回望他,發現他眼睛瞪大大的看向我。

不只是他,連雅多和雷多都是,我說錯話了嗎?

「是嗎?甜點是漾漾幸福的源頭呀。」伊多回復了原先的大哥哥笑容。

『叮叮噹~叮叮噹~鈴聲多響亮!單蠢漾~腦殘漾~快來接電話~!叮叮...

手機還為了配合節慶,改變了鈴聲,其實後面那段並不需要!!

「漾漾,你要來了嗎?」另一頭的聲音是千冬歲。

「欸?怎麼了嗎?」我記得我跟他約好的時間應該還沒到呀...

「摁,因為我爸要我早點回家所以不好意思,可能要提早來喔。那我先等你,等見。」千冬歲話說完便掛掉了。我說大哥,我連同意都沒有你就給我掛掉了!!

「不好意思,伊多、雅多、雷多...我跟千冬歲約好...」我無奈的看向手機,帶著不好意思的眼神望向三人。三人卻依舊帶著笑容。

「沒關係的,漾漾快去吧!」伊多開口,我也沒有拖拉甚麼,便馬上在腳下開啟傳送陣。

「漾漾,聖誕節快樂。甜點是你幸福的源頭,而大家幸福的源頭則是...」在我準備離開前聽到伊多如此開口,之後的話,我就來不及聽到了。

------------------千冬歲篇

天呀?千冬歲家發生啥事?!這麼急著要我去,不過也差不多4點了耶...

「久等了!!千冬歲!!」在傳送到地點的剎那我趕緊在自己的四周架起保溫的結界。

果然,日本真的好冷喔。英國會不會也這麼冷呀?還是更冷?

「不會。那麼漾漾,有想去哪玩嗎?」千冬歲穿著一套和服,不愧是千冬歲,穿和服也很好看呢!

「都可以呀!!千冬歲你是當地人你帶我四處逛逛就好。」這麼說起來,為什麼千冬歲那麼難得會邀我一個人呀?

「千冬歲,你怎麼會突然邀我呢?而且也沒有...夏碎學長在。萊恩也是。這樣邀我其實還蠻意外的。」我搔了搔臉頰。

從剛剛千冬歲就帶著我在這帶復古的市集逛著。

「漾漾,你先去選套和服吧。之後再聊。」把我推進一家和服店裡面,千冬歲笑笑的看向我。

「喔好。」也不知道他在賣甚麼關子,我也只好走到服務的人旁邊。

「喔呀~這不是雪野家的少主兼併下任當家嗎?」一位有著美麗黑直髮,穿著妖艷和服的美人走到這。雖然說是日語,但我還是聽得懂的,畢竟學長的斯巴達八國語言教育我可不想忘...

「好久不見。和鶴小姐,請替我的友人選套合適的和服。」沒有在意美人的說詞,千冬歲帶著商業化的語氣回覆著。

「喔?~可以,小芝,帶人進去吧。」美人揮著手請一旁的人帶我到裡頭更衣。

至於兩人說了甚麼,我想我大概也無權過問。

*

「所以...你到底要不要告訴我啊?」再次看向自己身上這件和服。

該說華麗還是單純呢...

黑底的和服上有著銀白色的花紋,上頭最顯眼的,大概就是那幾隻帶著深藍色花紋的水藍蝴蝶吧。

「摁,只是突然想邀你。」千冬歲連看我一眼都沒有就回答了問題。

「最好啦你...」我用著死魚眼看向千冬歲,我就不信這位情報班的友人會隨便就邀我。

「好啦、不鬧你了。其實漾漾,我只是想跟你說件事而已。」難得笑得如此容光煥發,千冬歲笑瞇的眼看向我。

「甚麼事呀?還需要你大費周章的邀請我嘞~」我用著稍微調侃的語氣回覆他。

「漾漾,你總算是親近我們了呢。也可以說,你總算是可以放鬆的親近我了。」千冬歲的笑容讓我有些說不出的感覺,欣慰的感覺?

「甚麼意思?」總覺得千冬歲想傳達甚麼給我,我認真的問。

「你好像一直覺得我很難接近吧,有種千冬歲是飄渺的人的感覺。」他笑笑的看向有些灰灰的天空。

「可能吧...因為你們都很強,到了現在我才總算是追上你們了,而你給我的感覺更神祕一些吧。」我大概理解千冬歲想說的話了。

確實,雖然我們都是朋友、都是同班同學,但總有種還不完全理解對方的感覺。

雖然說這種事很正常,我們的友誼也比一般人的還堅韌許多。

畢竟是出生入死的夥伴。

只是我還是無法理解雪野家和藥師寺家的問題、我不清楚喵喵的身世、我不熟悉萊恩的家境。很多很多的不知還是環繞著我們,但即使如此,那又如何?

我們是朋友的事實,是不需要他人告知的。

「那你有感覺到嗎?你總算已經把這種感覺稍微給鬆掉了,像剛才你就懂的揶揄我,以前的話,你也只是內心吐槽而已。」千冬歲停住了腳步,他轉過身看向我。眼中帶著的,是喜悅。

「真的耶...應該是真的有接近你們了吧。」仔細想想確實如此,所以...

「漾漾,我只是想跟你說件事而已。因為你總算是能夠放下自己內心的擔憂真心的接納我們了。能做你的朋友,其實不賴。」千冬歲笑的好單純。

這又讓我想腦殘了,難道這單純是假的?!千冬歲被掉包了?!!

「好啦~我要說的只是這樣,畢竟一年過去了,新的一年即將到來,漾漾,你要更加油喔!聖誕節快樂。這套和服就當禮物送你吧!」千冬歲也不等我開口吐嘈他就先將話說完,然後突如其來的擁抱。

「以雪野家下任當家之名,祝福褚冥漾新一年過的順遂。」他說出了祝福的話語。

「那麼...以先天妖師褚冥漾之名,祝福雪野千冬歲新的一年過的平安,喔!還有!跟夏碎學長修成正果!!」我趕緊喊叫。差點忘記了呢。

「哪需要修成正果?!已經...快回黑館啦你!!!」千冬歲難得的臉紅,機靈如他,知道我在鬧他,我便被他傳到學校了。

----------------------黑館篇

雖然現在已經七點多了...嘖、今天時間過的異常的快耶?

不是到了冬天時間都會變慢嗎?

「阿、漾漾,你回來啦?」我走進黑館大廳,發現幾名黑袍已經處理完任務在休息了。

「摁,我回來了,安因。」已經在不知不覺中,真的如千冬歲所說的,我已經不懼怕他們了,已經沒有那種遙遠的感覺了,甚至、這裡已經成為了我的第二個家。

「呀~~小朋友你回來啦~」從二樓上走下來的是妖豔的惡魔大姊。

「奴樂麗,我回來了。」雖然還是有點怕這位大姊...要是被抓去俘虜怎麼辦呀?!

「乖喔乖~~長大真的是越來越可愛了呢~那像亞,從小就不得人疼。」奴樂麗緊緊得抱住我...我想推開也推不開,話說我根本不敢推開..

「真不好意思,我從小就不得人疼。」聲音是從大廳的某一處傳來的。

「唉呀?小亞你回來啦?」安因再次開口問道。

而小亞--我的學長兼戀人在神不知鬼不覺之時已經踏入了黑館。

「摁。」雖然說很高傲、很自以為、很中二,但是還是很有禮貌的回..

「噗哇!----」「褚!!你腦殘夠了沒?!」而他那修長的腳依舊有力。

「哈哈,漾漾剛剛好像發出了很好笑的聲音。」從樓梯扶手滑下來的黎沚大笑的指著我。

我剛剛確實噗哇的一聲,那還不是學長踢得太用力又突如其來呢?!!

「你再吵我就揍了你!!」學長大人又再次下了殺令。

話說你早就...是的、我閉腦。

發現那雙鮮豔銳利的紅瞳瞪向我這邊。我便停止了腦部運動。

「那麼還有人沒道嗎?」早就在一旁閉目養神的賽塔睜開了眼。

「還有。」洛安老樣子的將黎沚抱到懷中然後將他安置在沙發上。

「沒關係、反正本來就是提前到...」原本還打算開口的我察覺到了四周的咒語波動,這個波動沒有惡意。只是讓人無法理解的、這麼...

這麼會有那麼令人感到喜感的波動?!!!

一瞬間,黑館徹底的改頭換面?!!而且還瞬間多了很多人,像是跌倒王子、阿利學長、蘭德爾學長、尼羅等人...

原本還沒裝飾的黑館在那剎那多了許多的彩帶、水晶等等裝飾在天花板。

而大廳一旁也多出了一顆高達二樓的聖誕樹。

上頭都已經裝飾好可愛的飾品了、可是最頂端的星星...等等?!這味道!!!

我猛然的一個回頭,發現四周多了長桌,而上面...

充滿著我愛吃的甜點!!!

有藍梅派、提拉米蘇、歐培拉、慕斯蛋糕、草莓大福、冰淇淋蛋糕、馬卡龍、可麗露、千層派、年輪蛋糕!!還有!!

黑袍限定的我的最愛!!!

天呀...我快幸福死了...就這樣讓我幸福死吧...

「那就幸福死!!!」發現學長一拳揮過來,我趕緊閃身...慘了...

「學長我不是故意的...你知道的嗎...被你訓練後就會有反射動作,這是非常好的結果呀!!」我在胸前揮了揮手只怕等等真的飛進蛋糕裡幸福而死。

「喔?...好吧,看在今天聖誕節的份上,我可以放過你。」學長瞇起了美麗的瞳。

「不過...等等要陪我去一個地方。」露出了難得的微笑,雖然我認為那微笑很危險。可以...不要滾床單嗎?

「白痴!!當然不是!!」學長額上冒出青筋,我看我還是閉腦好了...

「那邊的小倆口、快來!!」奴樂麗突然喊到...天呀、我的臉肯定很紅。為什麼要叫小倆口呀?!而學長忍住了打我的衝動把我拉到黑袍那。

「為了慶祝聖誕節,先來個乾杯。」擅長帶動氣氛的奴樂麗高舉著高腳杯。

「那麼...Cheers!」冒出來的是我熟悉的英文,這麼說起來...為什麼惡魔、吸血鬼、狼人跟著天使、仙人、精靈、妖精過著如此光明和平的聖誕節?!

真的很妙耶...

一口將杯中的果汁喝掉,我看向喝的很高雅的黑袍們。

「我們來唱平安夜吧,雖然是昨天。」天使安因提出了這樣的意見...

等等、唱歌?!!

「好主意!!不唱得有懲罰!!」黎沚跟著叫好。喂喂喂!!

「那麼,小的來為各位伴奏。」尼羅行了個躬,不知從哪變出來的鋼琴。

話說尼羅會彈鋼琴?!

絲毫無猶豫的彈下了美麗的音調。

前奏讓人感到特別的舒適...

『平安夜,聖善夜。萬暗中,光華射。

照著聖母也照著聖嬰,多少慈祥也多少天真。

靜享天慈安眠、靜享天慈安眠。』

短短的一段,即使如此,還是讓人流連忘返。

原來聽著黑袍們唱,真的很美呢...等等...

「漾漾,你好像沒唱喔。」賽塔看向我,臉上帶著危笑。

「我...我是聽你們唱的太好聽...所以...所以才忘了唱。」我是說真的,話說剛剛連學長都有唱,所以嚇到我了。

「不接受任何理由藉口!!」黎沚俏皮的指了指我。

發現眾黑袍外加一枚紫袍和行政精靈都盯著我看..

「好啦...我接受懲罰就是了...」怕大家給予的懲罰太重,我閉上了眼,宛如臨死的悲哀人。

「漾漾,我們要你...」因為我閉上了眼所以完全沒看到黑袍們每個人互傳的眼神。

「我們要你將聖誕樹上的星星裝上,可以嗎?」極盡溫柔的嗓音,我發現向來妖魅的奴樂麗也有那麼純真的笑容。

聖誕節真的會嚇死人..學長唱歌、奴樂麗純真...

「好...」我看向剛才注意到的樹頂,雖然裝飾得很美,但沒有那星星總有種失落的感覺呢。好,我就去裝那顆星星吧。

「不必擔心,你只要裝上就好,這顆星星不會動的。」將星星遞給我,戴洛用著大哥哥語氣向我說著。

「摁。」我很希望他不是愛探險的朵拉那些會講話的星星...

我走到聖誕樹下,在腳下丟了個陣法,人開始憑空上升。

直達終點的那刻,我輕輕的將星星放上,只怕弄倒那顆樹。

也在放上的那剎那,四周衝出了更多的人。不是敵人,是我的朋友。

「漾漾!!!聖誕節快樂!!!!!!」俯瞰著一群人,他們抬頭看向我,然後開心的對我喊著。那有喵喵、千冬歲、夏碎學長、萊恩(雖然快看不到了)、五色雞頭、伊多三人、班長、班導、輔長、黑色仙人掌、甚至是最親愛的表哥表嫂和姊姊。

『漾漾,請你一直像那顆星一樣,讓黑館和守世界不會那麼冷漠吧。』

黑袍們不約而同的想著。

而這場聖誕趴,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才結束。

-----------------------冰漾篇

「學長,你找我有甚麼事?」冰炎將褚冥漾帶到了台灣的海邊。雖說台灣沒有日本冷,但晚上吹海風也是會讓人感冒的。

「我就不能和你獨處一下?」冰炎走在前方拉著褚冥漾的手,他沒有拉很用力,但卻清楚的感覺道對方傳來的心跳。

「啊?...學長你這樣說我會...」隱沒在最後的話語,褚冥漾臉早已羞紅無比。

「褚。」停止住了腳步,因為害羞而低著頭的褚冥漾也差點撞上冰炎的胸膛。

?」已經差點撞上的驚慌稍為消去了先前的羞澀。

褚冥漾抬起頭望向冰炎。

「謝謝你到了守世界,儘管只是你誤打誤撞的進入了,我還是很高興,我們能夠像現在這樣在一起。」向來冰冷的雙瞳此刻除了寵溺和柔和外,還有珍惜。

「我才要謝謝學長你呢,謝謝你救了我,謝謝你不介意我的身分,真的..很謝謝你。」發現自己越說越讓學長的眼瞳跟著深邃,褚冥漾再次羞紅了臉。

「把手伸出來。」冰炎看著臉紅的學弟,內心是陣陣的刺激,他還不打算在這種寒冷的天氣下讓他的愛人受苦。所以他必須忍住慾望。

「欸?」雖然不清楚自家學長想要做甚麼,不過他還是乖乖的將手伸出去。

「以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之名,我只愛著褚冥漾直至我的生命消逝。」說著這句話的同時,冰炎將一直握在掌心的戒指套到褚冥漾纖細的手指上。

「欸?!」發現在自己手上的那枚戒指閃了美麗的水藍亮光,在微弱的燈光下他看得清楚,那只戒指和他買的是同款的!!

「學長...這是?」他愣了愣的看向戒指。

「我前幾天和夏碎一起到原世界一家有名的手工飾品店買的,他也有買一枚淡紫色的,而我買這顏色。」褚冥漾聽完冰炎的解釋後,會心一笑,然後開口。

「學長,也請你把手伸出來好嗎?」向來抉擇迅速的冰炎伸出了手。

「以先天妖師褚冥漾之名,我只愛著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直至他再也不要我為止。」說著的同時也像冰炎一樣將戒指套上對方。

而那枚戒指也閃了美麗的紅光。

「這...你儍呀?!甚麼叫我再也不要你為止?!」原先詫異於自家學弟也買了禮物給自己,甚至是同款的。之後卻想到他的說詞,內心是一陣心疼。

「因為我會比學長早死呀...」被打了頭的褚冥漾嘟了嘟嘴。他又沒說錯任何話。

「即使如使,我也會找到你的靈魂然後繼續愛你,或者...把我的生命給你一半吧。」生命共享也是個不錯的方式,冰炎想。

「總之你顧好你自己!!」褚冥漾知道自己吵不贏這位黑袍大人而賭氣了。

「褚。」冰炎再次叫住有些賭氣的孩子。

「嗯?」雖然是在賭氣但他還是瞄了對方一眼。

「我愛你。」讓對方來不及轉頭離開,冰炎覆上了嫩唇。短暫的接吻讓褚冥漾缺了一世紀的氧。有些喘的他還是站直了身體然後帶著溫柔的笑容看向冰炎。

 

「我也愛你,亞。」

----------------------------END

某澈打上END了!!!

好開心喔!!

這篇對我來說爆字數耶整個...9757...

昨晚才趕完的,又臭又長,自己其實都快沒耐心看了。

所以很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

謝謝觀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零澈_蘇澈 的頭像
零澈_蘇澈

隨心所欲 ‧ 歸於零的澄澈

零澈_蘇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裴緋,宵夜吃什麼
  • 抱歉之前有模擬考加上好友的賀圖,所以沒來留言((懺悔
    希望澈桑別計較^^
    不過連續看三四篇倒是蠻開心的((灑花
    然後爆到九千多字......
    我比較想知道你打了多久((笑
    還是一句過期的聖誕節快樂!
  • 不要緊的
    可是這樣讓你一次讓你看了四五篇
    嘖嘖,讓你賺到了
    九千字呀((淚目
    多久嗎?算來算去,有四天吧!
    愛拖稿

    照樣過期的聖誕快樂
    謝謝支持

    零澈_蘇澈 於 2013/12/29 11:46 回覆